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说着,苏小绵将钥匙拿在手中,亮晃晃的钥匙,好像都在嘲笑着苏小绵的悲哀。

    “挺好,我挺值钱的,墨非城对我不薄。”苏小绵低声嘀咕道,只是心中却已经痛的在滴血。

    话果真说的没错,最凉不过人心。

    问天望着面前的苏小绵,明明已经痛的不行,却还在笑。

    只是,眸底的荒凉和痛苦却已经无法掩饰。

    问天的心忽然被揪了一下,一种难以压制的心疼和疼惜在心中蔓延开来……

    心中陡然就生出了一丝的愤怒,一把抢过苏小绵手中的钥匙,转身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问天!”苏小绵厉声叫住问天。

    问天驻足,回头,冷冷的说:“他不配!”

    苏小绵微怔,望着从未如此认真的问天,眸中划过一丝的痛苦,一瞬间的恍惚,问天已经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墨氏企业。

    墨非城看着安静的手机发呆,苏小绵应该已经收到了自己的钥匙了吧。

    为了弥补自己可怜的自责,也为了减轻自己对苏小绵的愧疚感,自己最终还是落入俗套。

    用钱结束自己和苏小绵之间的过往。

    只是,为什么自己的心却是那般的痛。

    原以为用钱处理女人的男人都是无能的懦夫,甚至是自己从来都不耻的,但是,现在除了钱,自己却想不到任何可以弥补苏小绵的东西。

    “先生,我们的墨总真的不在……”

    “咔嚓!”门突然被撞开,一个气势汹汹的男人出现在了墨非城的面前。

    见来者,墨非城稍稍的一松怔,然后示意助理可以走了。

    问天走上来,将一把钥匙狠狠的砸在墨非城的面前,“你把苏小绵当成了什么?”

    墨非城眸色稍稍的一顿,面无表情,“你是她什么人?你又有什么资格质问我?”

    问天狠狠的盯着墨非城,“同样作为一个男人,我为你感到悲哀,不要用你龌龊的想法玷污了苏小绵……”

    墨非城低眉看了看桌上的钥匙,一种遮羞布被揭开的羞耻感,让墨非城的心如针扎。

    “所以,收回你的钥匙,苏小绵不需要!”问天愤怒的对墨非城说。

    “我需要!”

    苏小绵走了进来,自顾自的拿起了被问天扔在了桌上的钥匙,故意抬手在墨非城的眼前晃悠了一下,然后笑了笑说:“我接受你的……补偿!”

    墨非城眸色一紧,心中似是被一双手狠狠的捏住,几乎窒息。

    苏小绵看了看手中的钥匙,“帝景王朝挺好,我早就想要一栋属于自己的别墅了,毕竟经常住酒店也不方便,不是吗?谢谢你墨非城,我很喜欢。”

    苏小绵虽然在极力的掩饰着自己的痛,而且在拼尽全力的笑,笑到脸部僵硬,笑到没心没肺,但是墨非城却真真切切的感觉到了苏小绵的痛。

    “好了,问天,我们走吧!”说着,苏小绵伸出手拉起问天的胳膊,一步一步消失在墨非城的眸中。

    走出墨氏,问天停住脚步,双手捏着苏小绵的肩膀,认真的看着苏小绵。

    “苏小绵,我不会让你受伤的。”问天突然认真的说。

    苏小绵苦笑一声,转身离去,“这个世界上没有可以伤害我。”

    潇洒漂亮,但是却落寞孤单。

  &n 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