字体
关灯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


    “小子,看在你主子的面子上你,你现在要是滚远点,我还能既往不咎。 ”赵冲看了一眼林河道。

    林河看了他一眼,赵冲忽然对这个侍卫生出诡异的熟悉感,他张了张唇, “扶” 嘉这个念头才动了一下,然后就打消掉他是扶嘉想法。

    扶嘉似乎要比他高一点,然后他怎么可能扮侍卫,赵冲回想两年前模模糊糊见过扶嘉的那一面,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见林河要和赵冲杠上,沈盈枝把人扯了扯,扯到自己旁边来,小声叮嘱道:“小河,你先回去。”

    回去?

    林河眸光闪了闪 ,心里涌出一股愤懑,沈盈枝就这么不相信他吗 ,他忽地扭开脸。不过愤懑之后,林河心头冒起一股满足感,盈盈这么关心他,哪怕是自己陷入危险,也要保护他。

    两个念头交织半响后,林河牵了牵唇角。

    两人的嘀嘀咕咕落进赵冲的眼底,他嗤笑了一声,看向陆知州,声音暗含威胁:“陆大人 。 ”

    陆知州唉了一声,去看沈盈枝,然后冲后面的官兵挥手道:“  来人,把这个伤人刁民给抓起来。 ”

    几个官兵齐齐应好。

    林河发觉他的袖子又被沈盈枝扯了一下,然后他听见沈盈枝磨了磨牙。

    那生气的小模样,林河看见了,忽然失神一瞬  ,沈盈枝却望着陆知州凛声道:“陆大人可知道定国候府。”

    定国侯府。

    陆知州不是从田舍郎过来的,他父亲已在朝廷为官,虽也只是个四品小官,但对京城的各路官员还是非常清楚。

    他摸了摸两撇胡子 ,狐疑的看着她 ,莫非这个小姑娘不是赵冲说的普通人,那……

    “定国侯府? ”赵冲闻言,讥讽笑道:“就算是天王老子,老子都不怕。 ”

    “陆知州,你和定国侯府也算是有几分情谊,再怎么说,我也是侯府的三小姐。 ”沈盈枝看着陆知州说,今天来的人,差不多都是陆知州带来的衙役,说动了他,应该就好办了。

    “你。”陆知州愕然道。

    他茫然的看了一眼沈盈枝,关于定国侯府的三小姐  ,也稍有所闻,听说她自幼身体不好,在江南养病。

    莫非……

    陆知州开始纠结,他的属下见他如此,僵在原地,也不敢动一步。

    沈盈枝发现他迟疑了,松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反倒是赵冲闻言,他抬头看了一眼沈盈枝,低低笑道:“原来是定国侯府的小姐,本少爷的眼光果然不错。”他说到这儿,忽地顿了一下,又看向沈盈枝:“你可知我们两家还有通家之好,沈姑娘和我走,本少爷一定好好,好好对待沈姑娘。”

    赵冲看着沈盈枝,背对着后面的陆知州,又带着几分逼迫滋味叫了声陆知州。

    陆知州听后,他朝周围看了一眼,定国侯府和赵冲比起来,陆知州迟疑一下,咬牙下了决定,只是看着林河,他皱了下眉,“这位公子,这不关你的事,请你早点离开。 ”

    沈盈枝闻言,她也看向林河:“小河,要不然你先走。 ”

    走……

    林河对着沈盈枝笑了笑,是很温柔的那种笑容,沈盈枝起了一地的鸡皮疙瘩。

    “盈盈就这么不相信我。”

    虽然……很喜欢她的关心,但林河不想让沈盈枝保护呢,他该是……盈盈的一切,她只要在躲在自己身后,乖乖的看着自己就行了 。

    林河目光一闪,又看向前方树下那个叫小宋的小鬼,他怎么能让盈盈被这些人忧心呢。

    “ 陆大人,你可知沈姑娘是我们殿下看中的人?”林河淡淡笑道。

    什么……

    沈盈枝咽了下口水,她什么时候被扶嘉看上了 。

    陆大人脸色一白,下意识后退一步。

    赵冲闻言,打开扇子摇了摇 ,“ 狐假虎威,好好好。”他扭头看了一眼陆大人, “别被这小子扯的大旗骗了,扶嘉什么时候会看上女人。”

    陆大人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,只觉得夹在三座大山中,自己委实有点凄凉。

    林河又笑了一下:“不相信,你可以看外面。”

    赵冲还没有转过头,沈盈枝先看到巷子里十来个护卫,穿着统一的安王府侍卫服。

    怎么回事?

-->>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

上一页 目录 下一页